“小恒水饺”李恒|肉厚,有味儿

深夜加完班,李恒跟他的男助理说,累了吧?

累了。

咱放松一下,看电影儿去。

不是应该回家睡觉吗?“变态是吧,嘿嘿,看电影。”他笑得贼兮兮的。

助理曾经因为跟着这样的主儿,很怀疑自己身体虚弱。

其实李恒有点儿胖。肚子圆圆的,主要是睡眠少,就胖,不帅了。

跟他的饺子一样,肉厚,有味儿。

开个饺子馆,有点家的味道,精肉,鲜料,调味,跟自家饺子一样实在。李恒河北人,传统家庭长大,初衷就是这样想。

还没开饺子馆那会儿他就已经是大款了,刚卖了第一家创业公司,由于以前玩儿吉他,还开着一家音乐工作室,兜里鼓鼓的,吃货本性,肚子也鼓鼓的。李恒没事儿就喜欢瞎转悠,搜罗苍蝇馆子民间美食,真给他发现一家中餐馆,去的频率高到跟那里的老板称兄道弟,哭爹骂娘。

有一天,中餐馆的哥们儿愁眉苦脸,一聊,馆子经营得不太好,手艺不差就是赚不了钱。李恒二话没说,掏了10多万,换了个CBD的店面,经常出点子吸人流量。酒香还是怕巷子深,这哥们儿手艺在那儿,馆子果然活了。第二年挣了6、70万,哥们儿说,兄弟,我要给你分红,你是大股东啊,得给你50万。李恒才知道,原来自己做了回天使啊。

大家叫这哥们儿杜哥,后来成了“小恒水饺”的合伙人,学历不高,但李恒信得过。后来杜哥问李恒,你当初干嘛给我这么多钱?你不怕我不还?喜欢听《浩瀚》(张杰)的李恒,说就是信任,我觉得你人好。《浩瀚》里面有句歌词:败了也要逞英雄,不怕世人笑我疯。

这种江湖情谊的事儿李恒干过不止一次。不是没栽过跟头上过贼船。

他大三的时候是2007年,那会儿,只要是个公司就流行建网站,没钱就找大学生。李恒就做销售渠道,帮一些计算机小伙伴们拉活儿,一群人赚了13万,尝到了甜头。临到了毕业,大家要把这事儿做成公司,找李恒投20-30万进去,找活儿,写代码,分钱,多爽。李恒犹豫,一个校园组织真进了市场,像一个卵还没长硬外壳,只有被石头碾死的份儿。最后李恒抹不开面儿,骑虎难下了,拿了20多万出来建公司:我就要告诉你们,这东西成不了。

其实成事也不难,辞掉原始的小伙伴就OK。李恒不辞人死撑着,维持了一年多,亏了不少钱。最后大家才四散。

舍钱不舍人。一起打拼过的小伙伴不能丢,有点江湖道义的味道。

不过选择讲道义,可以叫一念执着,也可以叫嗅觉灵敏。

李恒从来都知道什么对自己最重要。高三那会儿开了个100多人规模的吉他班,教人弹吉他泡妞,耽误了学习,他复读了一年,因为他认为必须考上重本。

道义比文凭更重要。不过道义不像高三可以重来,要么毁,要么升。

小恒水饺融资的时候,青松资本的董占斌(懂饺子,山东人)说小恒水饺模式不错,还想尝尝饺子,李恒一听,有戏啊!大半夜着急忙慌地打包了水饺到董占斌家里,两个男人煮水饺喝啤酒看世界杯。第二天一大早,青松资本在几个小时内就决定投资,不过李恒却说要等等。等的是去了以色列考察创业团队的徐小平。

真格的徐小平在走之前,跟李恒说,我要投。所以李恒等着。

几个月以后徐小平回来了,说你真的一直等我?

对啊。

好,我投。

如今徐小平和李恒的关系也不错,帮着取了“小恒水饺”的名字。董占斌也真的觉得,小恒水饺肉厚味儿香很好吃,李恒虽然肉厚,但是有味儿也靠谱。

肉厚,要的是舍得放料,但是有味儿,不一定家家都能做出来。李恒在河北的水饺店,有个客人一下买了70斤生饺子,打算全家人从除夕吃到初八他们上班。这就是李恒要的效果——他们的公司叫北京思家餐饮。

做让人想家的饺子,要用“匠心”,为此他可以一天吃5顿饺子试味儿(虽然这绝B是一个吃货该做的)。越简单的食物,越考验意念和诚心。小恒水饺的Slogan是“吃饺子是件时尚的事”,这样的话,爱吃饺子的中国人越来越多,就跟美国人爱吃汉堡似的,成了一种外扩的文化。前有老干妈,后有庆丰包子,小恒水饺带上互联网基因的中央工厂、纯手工、垂直电商、冷链配送,想做中国饺子的名片。

最近,小恒水饺刚刚完成来自险峰华兴的一轮融资。

愿李恒更帅,水饺更好。